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推荐阅读
关注热点
您现在的位置:段氏文化 >> 历史景点 >> 内容阅读

泽州县大阳镇西街村的段氏老宅

作者:admin 来源:发布时间:17年01月04日 点击数: 打印文章
标签:

    墙上的仙鹤木雕栩栩如生

    冰纹窗

    段氏老宅

        泽州县大阳镇西街村的段氏老宅,目前正在申报第七批国家文物保护单位。大阳镇是享誉全国的中国历史文化名镇,民居商宅就有上百所,仅西街村也有几十所。为什么偏偏就为段氏老宅申报国保呢?段氏老宅究竟有着怎样的神秘?519日,记者对这座老宅进行了探访。
        金钱纹墙壁实属罕见
        上午10点多,西街村村支书马文富如约出现在大阳镇西街村村口,主动当起了我们的向导。
        沿着西街村平坦的水泥路,拐进一条青砖路,眼前是一条狭长的巷子,巷窄墙高,深幽别致,令人油然而生怀古之情。
        “我们现在来到的就是老街吴神巷。”马文富介绍说。一米多宽的老街,令我们惊讶不已,虽经历了数百年风雨,但明清风格犹存。老街古色古香的神韵使我们这些初来乍到的城里人顿生恍然隔世之感,内心的喧嚣和浮躁顿时沉寂下来。
        在马文富的指引下,我们穿过吴神巷的西宫阁,左拐右拐,到达了段氏老宅。段氏老宅由大院、南书院和其他附属建筑组成。大院有三进院落,中轴线上有倒座、厅房、正房,两侧为廊房、厢房和耳房,大门开于院落东南角,厅房东侧有甬道。
       “哟,墙上的图案怎么像一枚枚的铜钱?真是稀罕!”多次参与《寻找失落的遗珍》报道,我们的摄影记者对古建筑也可以说是见怪不怪了,但是看到段家大院厅房山墙上铜钱样的装饰图案时,还是不由发出了如此感叹。随行的市博物馆工作人员马艳芳告诉记者,这种图案叫“金钱纹”,在晋城,这种装饰形式很少见。
        记者看到,两侧耳房的窗户图案更是不同寻常,不是常见的方方正正的木质小方格,而是像冰花一样,有的还很不规则,当地老百姓叫冰纹窗。窗户下方的石榻板上阴刻(嵌入式)着精美的书册图案,每一卷每一册都写着为人处世的警句格言,卷册两边还画有松、竹、梅等花卉,足以看出段家对家教的重视程度。
        走进厅房,墙上的三个仙鹤木雕吸引了我们的眼球:仙鹤栩栩如生,一幅振翅飞翔的样子,很有震撼力。记者一行无不惊叹不已。
        “在古代,仙鹤是高雅、长寿的象征。用仙鹤做装饰,我想应该是段家的一种美好的思想寄托吧。可惜被人盗走了三个,现在就剩下这三个了。”马文富遗憾地说。
        厅房共三间,进深五椽,单檐悬山顶,前檐是圆形木柱,木柱下面是一个覆盆柱础。柱础是古代建筑石构件的一种,就是柱子下面所安放的基石,是承受柱子压力的奠基石,对防止建筑物塌陷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那是闺房院。”从厅房出来,马文富指了指西侧的一个院落。
        “既然是闺房院,那就应该是绣楼吧?”院落里的一栋两层建筑引起了记者注意。
        “对,那就是绣楼,是段家姑娘们住的地方,姑娘们住在这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可没现代的女孩们自由自在。”马文富笑着说。
        父子二人都曾当过泽州长官
        站在段家大院内,欣赏着古色古香的建筑,记者的好奇越来越强烈:这老宅是何人修建?他又有着怎样的传奇事?
        马文富向记者介绍起了村子里流传下来的段家的故事:段氏老宅为元代泽州长官段直及其后代居住生活的场所。段直所处的年代适逢战乱,泽州不少百姓流离失所,段直为恢复生产,下令分土地赈灾民,渐渐地,泽州社会稳定,百姓安居乐业。社会稳定后,段直接着发展教育,他在境内大修孔庙,置万卷书,泽州上下兴起读书风。仅用了五六年时间,泽州科举考试中被选中者就有上百人。段直去世后,他的儿子段绍隆接任泽州长官,继承父亲遗志,泽州一片祥和。
       “段直就是我们大阳人,段直及其后人代代都住在我们西街村。”马文富骄傲地对记者说,“到了明清,做官的大阳人更多,现在咱们晋城地区还流传着这么一句话‘有官不到大阳夸’。”
        现在,居住在大阳的段家后人还有上百人,不过几乎所有的段家后人都住进了有空调、有暖气的现代化新房,只有70多岁的段廷华老人还住在段氏老宅的闺房院里,白发苍苍的老人,倒是给古宅增添了不少儒雅和幽谧。
        正在申报“国保”单位
        在随后的采访中,记者从市博物馆的安建峰和泽州县旅游文物局的王鹏飞处了解到,他们正在为段氏老宅申报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据市博物馆的一名工作人员介绍,我市现存的民宅大多为明清建筑,而段氏老宅建筑的部分构建保留有元代风格,比如说厅房的用材、部分构件还保留元代作法。“明清两代随着后人的扩建、修缮,段宅元代的建筑元素所剩不多,现在多为明清风格,元代元素尽管所剩不多,还是表现出了它与众不同的价值。”同时,段直在元代是一位很有影响力的人物,一手打造了稳定和谐的泽州,历史人物价值也是申报国保的一个要素。另外,段氏老宅保存比较完好。土改时候,段宅分给村民居住,虽然现在大多已经搬走了,但长时间一直有人居住也对其保护起了重要作用。现在还有段家后人住在老宅子里。从这三方面讲,对段氏老宅进行保护更有价值。
       “在我市,只有高平的姬氏民宅是国保单位,段氏老宅如果能申报成功,它将成为我市第二个‘国保’民宅。”王鹏飞高兴地说。
       西街村应该整体开发
       再好的东西也抵挡不住岁月的侵袭,更抵挡不住盗贼的偷窃和破坏。
       "段宅里的好多好东西都丢了。以前老百姓都不懂得保护文物,觉得这破破烂烂的东西没什么用处,现在感觉真是遗憾啊。”说起段氏老宅里被偷走的好东西,马文富非常遗憾。
       马文富说,通过皇城相府、柳氏民居的成功开发,他们才意识到保护这些老房子的重要性。而且也意识到,仅靠院子里住着的人来看管宅院是远远不够的。为了把这些好东西保存下来,村里组织村民代表去了许多地方考察取经,再加上各级政府宣传、投资力度不断加大,各种保护条例制度的制定和完善,村里老百姓的文物保护意识有了很大提高,都认为应该把这些好东西保护好,留给子孙后代。
       采访结束时,马文富向大家说出了自己的一个想法:“我们西街村有民居、庙宇、楼阁、绣楼,还有历史上盛极一时的西大阳钢针营销中心,可以说,小小的一个西街村,几乎涵盖了全部基本建筑类型,我们应该抓住段氏老宅申报第七批国保单位的这个契机,把这些古建进行保护开发,整体开发西街村,把我们的品牌推出去!”(文/记者 吴韶霞 图/记者 任 寒)
        专家点评:
        安建峰(市博物馆馆长助理)
        段氏老宅历史久远,建筑形制规整,具有十分珍贵的文物价值。大院厅房虽为明清建筑,但其梁架用材、柱础形制等具有早期建筑风格。宅内的砖、木、石雕也别具特色,非常精美,实为晋城地区民居建筑中的精品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