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推荐阅读
关注热点
您现在的位置:段氏慈善 >> 大爱纵横 >> 内容阅读

石家庄女大学生志愿者段翠君支教重庆深山

作者: 来源:发布时间:17年01月06日 点击数: 打印文章
标签:
    “给孩子们一扇窗看世界,给外界一扇窗看看大山里可爱的孩子们。”2010年7月,石家庄大学生段翠君响应团中央号召,前往重庆市石柱土家族自治县工作。两年期满后,同来的老乡都回河北了,只有段翠君一个女生留了下来,并通过努力成为边远山区的老师。其间,段翠君还在QQ空间写下一篇篇感人至深的西部支教日记,为留守儿童搭建“爱心桥”。
    □文/记者 孟醒石 供图/段翠君
    西部追梦 甘愿到大山里支教
    又到了大学生求职应聘的季节,各地人才市场人山人海,有欢笑有泪水,更多的是迷惘。“何必万人共挤独木桥,其实还有很多工作供同学们选择,比如到西部去,到基层去,更能实现人生的价值。”石家庄科技工程职业学院辛延英老师说,该校毕业生段翠君已经在重庆市国家扶贫工作重点县——石柱土家族自治县的大山里工作了五年,还要扎根在西部。
    段翠君,今年26岁,邯郸武安人,2010年6月毕业于石家庄学院正定分院(今石家庄科技工程职业学院)语文教育专业。“当年团中央号召,到西部去,到基层去,到祖国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去!我是班团支书,又是石家庄市优秀团干部,就报名参加了。爸爸没说什么,而妈妈说啥也不答应,我就撤销了申请,在石家庄一个单位实习,后来机会又有了,我先斩后奏报了名,等通知书下来了才告诉妈妈。”昨日,段翠君告诉记者,至今她仍觉得亏欠母亲,但选择了西部,就要义无返顾地走下去。
    2010年7月26日,段翠君带着梦想,从石家庄出发,经过23个小时的车程,到达重庆,并与3名同学一同被分到了石柱县。段翠君说,第一次站在石柱那片土地上,她无比兴奋的同时也感到无助。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要从零开始。第一个月就成了段翠君的“倒霉月”,拉肚子,起荨麻疹,把脚烫伤,吃火锅嘴巴肿了;吃麻辣鸡丁,脸麻到没有了知觉;还因语言不通闹了很多笑话。
    不过,石柱当地人十分热情,为了照顾段翠君这名女生,把她分在县纪委办公室。段翠君很快适应了新环境,可总感觉不对劲儿。“县城还不是基层,我想去支教,和大山里的孩子一起成长,而不是整天坐在办公室里。但领导为我们的安全着想,说“初来乍到、环境陌生,还是先在县城工作吧。”段翠君告诉记者,他们4个河北来的志愿者,依然想尽一切办法上山,在团县委的支持下,段翠君组织了五斗小学“大手拉小手”关爱留守儿童活动。看着一张张可爱的笑脸,一双双渴望的眼睛,段翠君特想为孩子们做点什么,在他们实现梦想的路上出一份力。于是,在工作之余,他们开展了一系列志愿服务活动,为留守儿童过生日、慰问孤寡老人等等。
    转眼两年服务期到了,同来的3位好友兼老乡陆续回了河北,只有段翠君一个女生留了下来。在即将回家的最后一搏中,她考入了石柱的教师队伍,来到大山里的石家小学,真正实现了与孩子们一同成长的梦想。现在的同事还开玩笑说:“石家庄、石柱、石家,是缘分让你来到我们这里。”段翠君想想,确实挺巧合。
    百篇日志
    关注西部留守儿童
    来石家小学任教的第一个学期,段翠君几乎是在迷茫和哭泣中度过的,孤独、思乡、想念亲人……过生日的时候,孩子们给段翠君写信,幼稚的字体,真诚的祝福,在寒冷的冬日给了她温暖。“重庆大山里的人家特别穷,青壮年都外出打工了,学校留守儿童特别多,全靠隔代的老人抚养。还有很多孩子是单亲家庭,妈妈嫌家里穷跑了,永远不回来了,爸爸也外出打工去了……”段翠君说,在信里,有的孩子把她当妈妈,有的孩子把她当姐姐。“各种祝福,使我想哭,因为这些孩子比我更孤独,他们更需要关怀。这就是我扎根在西部支教的动力源泉,只因那一声声老师。”
    记者注意到,段翠君的QQ空间有她写的一篇篇日志,记录了她西部支教的生活点滴。
    “2013年3月25日,这是我去年国庆节以来给自己写的第106封信,发现自己越来越爱唠叨了。我的一个学生,以前学习成绩中上等,但最近一个多月来,每次都写不完作业。我问他,他起初还回答,说要照顾妹妹。今天来了又没有写完作业,我怎么问都不回答,我无语了。刚想联系家长,他的奶奶背着一个小娃儿就来了,这个小娃儿就是他妹妹。原来,这个学生的父母离异了,妈妈拿走了所有的东西,就是没有带走他们俩兄妹。老人说,他父母还在‘扯皮’,大人们一直瞒着孩子,但是一个快十岁的孩子,有些事情还是懂得的,通过大人的电话,他似乎猜到什么了,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2013年5月27日,艳阳高照,下午放学后,我和学生小鑫一起去他家(家访)。他家住八大队,我问他远不,他说不远。我没有换鞋就去了,走累了,一直问快到了不?他回答,不远了,拐个弯就到了。我的那个天呀!这个弯拐得大啊!我们足足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但还有比他家更远的孩子。”
    这样的日志,段翠君写了数百篇,一些日志中还有照片,照片中有的孩子夏天还穿着棉衣;有的孩子住在四面漏风的房子里;有的孩子把长凳当书桌写作业……这些日志,展现了段翠君的生活状态,也体现了她对西部留守儿童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