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推荐阅读
关注热点
您现在的位置:寻根问祖 >> 家谱文献 >> 内容阅读

段氐族规祖训选录---段民安老师整理

作者:段民安 来源:发布时间:17年08月23日 点击数: 打印文章
标签:

1、郴州良田七甲段氏

一曰敦孝悌:

发肤受之二人,而伯仲则同气也。父在斯为子,兄在斯为弟。彼负米让梨者,俱出至性。推是以尽其道,爱敬之心油然矣。有不率者杖而惩之,勿容贷。

二曰尊君上:

君为上。诗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凡安居嬉游田畴子弟,孰非天子赐哉!躬祭太平,曷可忽焉。若守我郡令我邑者,奉命以绥兹土,宜遵顺而敬礼之,慎勿跃冶而为莠也。

三曰崇祀典

祭不欲渎,亦不欲疏,春露秋霜,君子履之。而心动焉,饬尔笾豆,奉尔牲醴,以时进之,神其昭格非然者,若敖之鬼馁,谁贻以怨恫也。凡载谱牒,蒸尝祭业,为子孙者,务须保守,毋得瓜分典卖。犯此例者,即非吾之子孙矣。各宜凛遵勿忘。

四曰谨称谓:

年长以倍,十年以长,五年以长,则父事兄事,肩随有别矣。矧肃尊卑于庭,可不循子弟礼,而轻出诸囗乎。子舆氏云:能无受尔,汝之实无,往而不义。惟其待人也重,则其自待亦不轻。

五曰睦宗族

一本传演,虽千百世,胥其族类,陈郑二姓,久不异爨者,奖于朝、闻于乡,至今各颂之美哉。文正公之义,田也可体,是以辑同宗。

六曰厚邻里

晏子狐裘三十年,豚肩不掩豆,自持何俭哉。然周恤三党之中,且有待以举火者,盖瘠己肥人,古君子之胞与宏也。且缓急人所时,有胡弗洽比其邻。

七曰课诵读

马牛襟裾,昌黎之训子者,何明以切也。虽金根,误改世以为讥。然韩氏之家声,仍不陨坠翳,维课诵之力。彼弃诗书而弗问者,是自愚其子孙也。家则有塾,曷延名师以教训之。

八曰戒游情

周礼以九职,任万民农工商贾,业其业即事其事。古人云:时不再来,匪独芸窗戒也。凡少壮宜职之矣。

九曰慎嫁娶

温公尝云:嫁女必须胜吾家娶妇。必须不若吾家,此为妇道,期其柔顺,而为内则增一防维。若良贱婚姻,律严之矣。相攸择配,非徒壮厥、观瞻,亦以谐厥,臭味也。

十曰息争讼

不平之鸣,谁则无之。顾险以健者,讼之象也。乾糇起衅土田,皆历其端微,而其祸烈天下。有鼠牙雀角,而所履恒亨者乎。宁居己于懦,以养和平之福,毋阨人于险,而贻豪猬之讥。

2、安仁长滩段氏

一、六不书

一不道

谓凡悖逆大故,亡亲害理,致覆绝宗祀,伤坏风化者,削其属籍不书。

二乱伦

谓子蒸父妾,乱伦已极,不书。

三乱宗

谓本宗有应继者不肯抚立,而收养异姓,紊乱宗支,据法不书。其本身丧子无后,有异姓姻娅孩儿,血脉贯通,年一岁上下者,当时乳养,以承宗祀,不在乱宗之例,姑记之。

四绝义

谓承异姓祧者,日后改姓更台,遂忘本宗邱首,致本宗血食不继者,不书。

以上四事,固为不幸,然亦万分之一。尔今列而不讳者,所以备后世观谱者之殷鉴云。

五犯礼

谓肆淫行而灭天常,等仆隶而结婚好,亏丧礼节,倒置衣冠者,不书。

六辱祖

吾家虽寒族,然自昔以清白传家,或有失业之子,迫于饥寒,至趋势附权,身灻贱役,以及娼优牙侩之类,均有玷家声,皆不书。

二、家规十四条

一敦孝弟:

学校之教,皆明人伦,尧舜之道,不外孝弟。故不孝与不弟当诛。而事亲与事长并重,能为孝子,然后能为悌弟,能为孝子悌弟,然后在田野为淳良之民,在朝廷为忠尽之佐,惟为子弟者,循分自尽,谨身节用,以服勤劳,隅坐随行,以敦友爱。毋博弈饮酒,毋好勇斗狼,毋好货财私,妻子毋恃才凌长,毋挟贵欺尊,毋听妇言乘骨肉。则孝弟之道庶克敦矣。

二笃宗族:

家之有宗族,犹水之有分派,木之有分枝,虽远近异势,疏密异形,而其本源则一。故人之待其宗族也,必如身之有四肢百体,务使血脉统通而疴痒相关。昔张公艺九世同居江州,陈氏七百口共食,其於宗族何其笃也。凡我同族,毋吝推解之德,毋生妒忌之心,毋以贵凌贱,毋以富骄人尊卑,必以礼相接,长幼必以恩相联,喜则相庆,以结其绸缪;戚则相怜,以通其缓急,乌可以祖宗一人之身,分为子姓,遽相视为涂人而愿哉?

三和乡党:

古者五族为党,五州为乡。睦姻任恤之教,由来尚矣。顾乡党中生齿日繁,睚眦小失,狎昵微嫌,一或不诫,凌竞以起,是宜接之。以温厚处之,以谦冲有无相通,休戚与共,毋幸灾乐祸,毋利己损人,毋诡计挑唆,毋横行吓诈,毋貌为长者,以煽惑人心,毋假托公言,而武断乡曲。谈言可以解纷,施德不必望报。遵圣祖懿训,成仁里之敦风,比户可封其以此也,我族其共凛之。

四重农桑:

古者天子耒耕,后亲蚕,躬居至尊,不惮勤劳,为天下倡。盖为兆姓图其本也,夫衣食之资,生於地,长于时,而聚于力,本务所在,稍不自力,则心坐受其困,故勤则男有余粟,女有余布,不勤则仰不足以事父毋,俯不足以畜妻子,此必然之理也。愿我族人尽力农桑,勿好逸恶劳,勿始勤终怠,勿因天时偶歉而轻弃田园,勿慕奇赢倍利而辄改故业。勿使农无舍其耒耜,妇无修其蚕织,庶几本业克勤,而衣食之源不匮矣。

五勤诵读:

我族自汉唐以来,代有闻人书香,至今不坠第。古人读书,原以明心性,今人读书用以取科甲,不知心性,既明而科甲,自可操卷而获,苟徒千虚名,而不务实学。则虽日居芸窝,而枵腹如故,非然者。又或徒从事于词章之末,无心得,一旦试于有司,定然榜落孙山。岂非读书不自勤之过哉!抑岂非读书无实获之过哉!愿我族之习举子业者,争自濯磨,务使脉接汉两京,源探宋五子则腹非枵,而心有得。从此脱颖而出,上足以光前,下足以裕后,可不勖欤。

六警游惰:

郅隆之世民无游惰,士农工商各务本业。如不务本业,则有司从而罚之,故士不惰而学裕,农不惰而谷丰,工不惰而业精,商不惰而利倍,近今游嬉相尚殷富之家,则溺於淫佚,贪窭之子则流于匪窃,岂运会使然欤?亦父兄之教不先,相习而成风耳。我族分房既众,本支日繁,岂无游惰之辈,以贻父母优?外则取识于他族,内则有忝于先人,可不预为戒饬哉?

七尚节俭:

自古民风,皆贵勤俭。勤而不俭,则十夫之力不足供一夫之用,终岁所营不足给一日之需,其害视不勤为更甚。盖不知,撙节衣,好丽都,食求甘美,度支不继则称贷,以遂其欲,子母相权,日复一日,债深累重,饥寒难免,皆不节俭所致也。愿吾族人毋以固陋贻讥,勿以骄盈致败,衣服不过华,饮食必有节,丧祭冠婚各安本分,房屋器具务存古风,为天地惜物力,为朝廷惜恩膏,为祖宗惜往日之勤劳,为子孙惜后来之福泽。其奢也宜俭,圣言常佩服不忘。

八完钱粮:

国朝定鼎以来,赋额悉准经制,此君所必需於民,下所宜供於上者也。倘不知国赋之当重,国法之难宽,或有意抗违,或任情迟缓,官长迫奏销之期,不得不严追比胥,徒受鞭挞之苦,不得不肆诛求剥,啄叩门多方,需索无名之费,或反浮於应纳之数,究竟所未完者,仍不能宽贷。我族其早输国赋,体皇上加惠元元之德意,期无愧为盛世之良民也夫。

九正婚姻:

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妇;婚姻之理,诚不可讲也。先儒有云:娶妻取不若我者,嫁女取高于我者,以其心无所恃,必能恪供妇职也。昔宋宏辞婚于光武,贫贱弗忘糟糖,不弃此是何等见识,何等操持?今人不知此礼,或妄攀显族,藐我阀阈之卑,或误嫁匪人,灭我门楣之耀,初来新妇,未免矜艳,饰于衡茅,临适家媛,宁不怨赤绳于月老。嗣后我族嫁娶,宜择古朴之家,勿慕浮华之族。婚盟以订,女家,不得索男家聘金。盖既许以女而又勒其财,是瘠婿以自肥也。男家不得索女家嫁赀,盖娶其女而又贪其奁,是捐亲以自益也。此正始厚伦之道,可不慎诸!

十严闺阃

幽闲贞静,文母宫范之,嘉称烈圣先仁。宋后廉政之徽号,女德可风,母仪足式,至今犹令人思慕焉。至若道韫咏雪,于东山才标柳絮。文姬辩琴,于清夜智谙冰弦。伊古香奁名嫒,难以枚举。然此皆可学,而不可能者也。要之妇道之本,三从当励,四德宜循。深闺刺绣,为女红之常。中馈烹调,实内则之职。淑女娴姆,教须凛七去之条。烈妇失冰,心恒廑二夫之戒,勿因贫贱而生诟谇,勿恃富贵而起骄矜,毋轻藐乎夫君,毋肆泼於里党,贞顺以著嘻嚆,无闻则内和,而家理矣!我族人其世守此训,以为闺阃之箴。

十一明礼让

今夫安上全下,莫善于礼。盖礼者,天地之经,万物之序,即风俗之原也。然礼之用,贵于和;而礼之实,存乎让。子曰:能以礼让为国乎,何有使徒习乎,繁缛而无实,意以将之,则所渭礼者适足,以长其浮伪矣。我族人其尚鉴乎此,毋犯嚣凌之戒,毋蹈纵恣之惩,毋肆一念之贪,遂成攘夺。毋逞一时之忿,致启纷争,谦以持已,和以待人。在家庭,而父子兄弟,底于肃雍。在乡党,而长幼尊卑,归于亲睦,则礼让以明。古道自此可复矣。

十二息争讼

夫子曰:听讼,吾犹人也,必也。使无讼乎,三代以前,俗尚淳朴,三代以后,风渐浇漓。诡计相循,刀笔剌人于片纸,阴谋取胜,神钱贿吏于三曹。不特此也,或逞富贵之势,挟有司以必从,或恃子弟之多,欺他人以莫敌,不知冰山难久托,蜃楼亦渐消,金尽床头,舌锋徒利,犀光水底,腹剑空藏,及至铁案己成,为台莫贳,谓非自取之兴。我族如衅起同姓,则以子孙之情推之,祖宗之意而讼自息。如衅起异姓,则于一曰之念,廑夫终身之优,而讼亦自息。值雀鼠之相争,效虞芮之互让,毋贻讥于他族,毋取笑于高贤。

十三戒淫暴

闻之败名之事多端,而贪淫为首。亡身之事不一而横暴居先。昔汉高祖,以宫人私倚,而子孙无正家之法,故中宗陷于韦后,明皇败於贵妃。以帝王之尊,天下皆其臣妾,一流於淫,遂至危国亡身。况士庶之家,骄淫自恣,其流祸必有不可胜言者。而且淫者必暴扶苏之诗,未吟狡童先歌,狂且职是故也。以彼矜血气之刚,逞傲僻之性,一言不合,忿不顾身,或肆毒于同气,或致命于他人。及陷于罪,家业飘零,封狱吏而抢地,仰上宪以乎天,临刑涕泣嗟,何及矣!余谓止淫思礼,禁暴思难,苟由斯道,自有得,而无失耳。

十四谨丧葬

盖闻神农卜葬于炎陵,虞舜归窆于梧野,奔丧神女,遗古迹于酃泷,赴弓仙妃,留芳名於湘浦,剪一茅而山灵遂显,伐一木而国禁必严,虽人心有贵贱之异,而祖骸无轻重之分,今或一坟也,而骑龙窃穴一祖也。而侵棺警骸,破冢累累,翁媳俨如共坐,残碑叠匕。嫂叔不啻同眠,种种陋习,深为可痛。甚至寅夜挖冢,弗顾朽骨之,或侵逞势附,棺不畏公山之久禁,且有误听堪与之言,妄行改迁之术,图子孙之富贵,露祖宗形骸,此岂仁人孝子之所忍耶?吾族人择吉地以安遗骸,存心田以积阴德,俾吾亲他日,不为风蚁水泉所浸而止。至若发祥与否,须听之自然,慎勿纷匕多事也。

3、宁远蛟龙塘段氏

一、敦行孝弟

孝弟之心,根於天性,幾吾子孫,豈可自殘其性,而甘居不孝不弟之列哉!盖孝者,所以事居弟者,所以事長。不孝不弟,則本實先撥施,亦立窮矣。爾子孫縱不能慕若大舜,友若君陳,而抑思臥水不恤,灼艾分痛。古人固有如斯之懇摯乎?胡爲今不古若也。誠能返諸天良,監古懲今,於親則致愛焉,於兄則致敬焉,將見一家之中,父慈子孝,兄友弟恭,藹然仁讓之風,而和氣薰蒸,諸福畢至矣。張子曰:族子孫賢族將大,此之謂也。

二、和睦宗族

宗族者,由一體而分,和睦者,爲萬福之本。其在詩曰:豈無他人不如我同姓?其在傳曰:周之宗盟,異姓爲後,以是知親親之道,不可不急講也。慨自世不古,若族誼遞,衰有庇焉?而縱尋斧者矣。有忿焉?而鬬䦧墻者矣。不肖之尤莫此爲甚。幾吾族之子孫,務宜羣居和一,毋以卑陵尊,務毋以少慢長,毋以富驕貧,毋以貴傲賤,毋以眾暴寡,毋以強欺弱。斯舉族睦,而外侮不生矣。故諺曰:家不和則鄰里欺,可不畏歟子孫?務體斯訓。

三、謹慎閨門

風化始於閨門,禮義先於帷薄,故易有女貞之戒,詩重寡妻之刑。幾吾族子孫,務宜避男女之嫌,嚴內外之防。毋苟笑,毋亂聚,內言不出於庭,外言不入於室。其或出有事於外,則以婢導之行。其或嫂有授於叔,則以物載之筐。庻幾閨門肅靜,家道整齊,內可以綱紀一家,外可以風化一世。朱子曰:內外正,斯无不正。其斯之谓欤子孙。其毋忽诸。

四、教訓子弟

教訓子孫,必由童稚之時。蓋心未鑿,而情未蕩,乘此時而教以孝弟之道,與夫言動舉止之節,唯諾應對之常,自然檢束其身,涵養其性,可以爲正人君子。庻不至幸生斯世,而爲天地一棄物也。是故昔者聖人繫易於發蒙,則利用刑論語首篇於弟子,則切於教非過濾也。良以習慣成自然,有歷之長大而莫可救藥者矣。幾吾族之教子弟者,與其率之不先,徒嘆噬臍於異日,何若勉之,彌力無滋,滛慝於弱齡也哉!

五、恪守王章

幾人讀祖父之書,須於巳。所當爲者爲之,而後可以稱賢孫。又必於分所不當,爲者安之,而後可以稱令子。如其不然,妄作妄爲,罔顧廉恥,不惟禍速於厥躬,抑且有玷於先人,豈非不肖之尤哉?幾吾族之子孫,欲讀耕者,臥碑宜守。爲庶人者,王法宜遵。勿舉非禮之念,勿行非禮之事,勿道非禮之言。規步繩尺,懷清履潔,油油然一亢宗之令子,也豈不休與?

六、输將國課

朱子家訓云:國課早完,即囊槖無餘,自得至樂。誠以下供上,分所宜然,不容以或緩也。倘糧餉必待於催科,則子弟安見其循良。幾吾族之子孫,身值隆平,當共勉爲良善。耕天子之田,而國課必輸,讀聖人之書,而官租必納。蓋既克償正賦,斯不煩於追呼?而爲農者,可以優游井里;爲士者,可以穩上詞壇矣。

七、祭掃墳塋

墦間墓田之祭,古誠有之。今寧不然,然而誠敬弗至,則一陌紙錢,三樽魯酒,亦第奉行故事耳。故夫墳塋者,祖考英靈所在,而祭掃者,又以且子孫之精神,而通祖考之英靈也,可不慎乎?昔者子路去魯,謂顏淵曰:何以贈我?曰:吾聞之,去國則哭其墓,反國不哭,展墓而入。夫哭墓者,哀墓之無主也。反其國而展墓者,即掃墓之意也。古人於出行之際,而極其誠敬如此,此以知祭掃之不容緩矣。爾子孫其最哉?

八、明正宗支

传曰:神不歆非類,民不祀非族,古人繼嗣,本宗無子則以族人之子續之,先擇親房,次論昭穆,取其一氣相同,可以繼續而無間。此乃正大之舉,雖聖人不諱焉。後世理義不明,以無嗣爲諱,不顯立同宗之子,多替養異姓之兒,陽若有繼陰,實亂宗矣。葢自春秋鄫子,以莒公子爲後,而大聖人書曰:莒人滅鄫,非莒人滅之也。以異姓而有滅之之道也。今世有以女子之子爲後者,雖異姓,而氣類頗相近,勝如同姓之遠而疎者矣。然賈充以外甥孫爲後,當時博士秦秀,議其昏亂祀度,是則氣類相近,而姓氏實異者,此說斷不可行也。先賢之言,可謂體悉無遺矣。子孫不可安於蒙昧,徒貽人之非笑也。

九、崇尚勤儉

傳曰:民生在勤,勤則不匱。記曰:國奢則示之以儉,可知勤俭者,致富之本也。故大禹惜寸陰,而陶侃亦惜分陰,晏子一狐三十年,而子路亦衣缊袍而不恥。古聖昔賢尤堪程式矣。幾吾族子孫,縱不能盡紹書香,而有田可耕朕畝之終,勿懈。縱不至穩臥牛衣,而有布可縫。葛覃之句,宜賡能如是,則所其無逸,而樸素自甘矣。豈非先祖之厚望耶?

十、洽比鄰里

古者居必有鄰,由隣而積之,則爲里里以仁稱,風斯尚矣。自世道之衰也,乾餱因以失德,豆觴或至犯齒,睦婣任䘏之風,幾蕩無復有,存此豈世不古若哉?亦由睦鄰之道未講耳!吾族㪚居鄉村,各有鄰里,耕則同井,勿生詬誶之嫌;塾則同師,宜敦桑梓之好。語云:一十萬買宅,一百萬買鄰,此其意矣。

4、临武西城段氏

一、立教修德


训一  形端而表正,故立教主乎家长,能谨守礼法,而分职授事,以及费用,莫不品节均一,则父父子子、兄兄弟弟、夫夫妇妇,而教成于家矣。温公曰:凡为家长,必讲守礼法,以御群子弟。及家众,分之以职,授之以事,而责其成功。
训二  观古人之于子,自襁褓至成人,无日不教。方其少也,启其知、严其别、导其让、广其识;稍长谨其服习、养其性情;成冠励其行谊、慎其出处,而后行成于內,名立于外。爱子弟成人者,不可知所教乎?其于女子方,防闲之切,而致迪于女徳、女工、女职焉!
训三  古者设学垂教,有随地之制,有渐升之方。塾,小学也;庠序,大学也。人生十岁入小学,十五入大学,皆教之以人伦。乐记曰:古之教者,家有塾,党有庠,衙有序,国有学。
训四  有学必有教,教不外乎明伦,五者之敷,皆使之秩然有分以相维。蔼然有情以相接,而教成于国矣。孟子曰:人之有道也,饱食暖衣,逸居而无教,则近于禽兽。圣人有忧之,使契为司徒,教以人伦,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


二、明伦知礼


训五  事父母舅姑之道,主乎敬而己。其将至亲所也,饰身有次;其既至亲所也,承奉必周,敬而深之以爱,男女未冠笄者,亦喜色养之,此孝思之则也。
训六  温清定省,而游有常,习有业,不称老,皆所以慰安父母之心,而不砍贻以忧也。曲礼曰:凡为人子之礼,冬温而夏清,晨省,出必告,返必面,所游必常,所习必有业,恒言不称老。
训七  父母有疾,冠者不栉,行不翔,言不情,琴瑟不御,食肉不至变味,饮酒不至变貌,笑不至矧,怒不至詈。疾止复故。人子於亲,无疾时尝以为忧,况疾矣,遑敢自安乎?适疾止忧散,始乃复常,不则忧与疾而俱深矣。
训八  內则曰:舅殁则姑老,家妇所祭祀宾客,每事必请于姑,介妇请于家妇。此家妇介妇传家之礼,家妇请于姑,明有尊也。介妇请于家妇,明有长也。请于家妇,如支子不祭,祭则必告于宗子。然上不可凌下,下不可援上,而凡事必请命,此又孝敬之节也。
训九  嫡子庶子,只事宗子宗妇,虽贵富不敢以贵富入宗子之家,虽众车徒,舍于外,以寡约入,不敢以贵富加于父兄宗族。宗子宗妇,祭祀之主,敬之。所以敬祖考,宗法首严贵富,盖灭嫡坑宗多自贵富,姑、父、兄宗族,乃吾祖一本所分,巳有贵富,当恨不能与共,况敢加乎!
训十  人之事亲,自始至终,当无一毫之不尽。圣人之勉人也深矣。国家制刑,所以惩恶,恶莫大于不孝,故罪亦莫大于不孝。圣人之戒人也切矣。孔子曰:孝子之事亲,居者致其敬,养则致其乐,病则致其忧,丧则致其哀,祭则致其严。又曰:五刑之属三千,而罪莫大于不孝。


三、忠君护道


训十一  人臣朝君之礼,斋戒以一其心,居外寝,以变其常沐浴,以致其洁。书思对命,以谨于造次,习容仪以致其肃,观玉声以致其和,皆谨慎之至也。礼记曰:将适公所,宿斋戒,居外寝沭浴,进象笏书思对命,既服,习容,观玉声乃出。
训十二  君臣泰交之道,由于忠爱交至,故情分亲密,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孔子曰:君子事君,进思尽忠,退思补过。将顺其美,匡救其恶,故上下能相亲。
训十三  大臣以道事君,不可则止。人臣谏君之道,务在忠以行直,所谓內无私,而外无隐也。朱子曰:以道事君,不可则止,不合则去。
训十四  人臣当慎所舆,而极言鄙夫之心术,以为臣戒。鄙天可與事君也,舆哉,其未得志也,患得之,既得志,患失之。苟患失之,无所不用其极也。
训十五  人臣以难事责于君,使其君为尧舜之君者,尊君之大也。开陈善道,以禁闭君之邪心,唯恐其君或堕于有过之地者,敬君之至也。谓其君不能行善道而不以告者,贼害其君之甚矣。孟子曰:责难于君谓之恭,陈善闭邪谓之敬,吾君不能谓之贼。孔子曰:事君勿欺也,而犯之。

四、齐家治內


    训十六  男女贵明微厚之别,宫室有內外,衣服有分别,妻妾有定分,行道有尊卑。所以严內外之防,以杜情欲之端,严嫡妾之分,以绝祸乱之原也。孟子曰:妇人之礼:精五饭,幂洒浆,养舅姑,缝衣裳而已矣。
训十七  家之兴,始于忧勤;道之成,始于闺门。鸡鸣,夫妇早衣警戒。又以亲贤友善,为君子愿,內有贤助,外有良朋,士之所以成德业,以显当世也。
训十八  文王上有圣母,所以成之者远;內有贤妃,所以助之者深。二南之化,所由来也。朱子曰:文王仪法,內施于闺门,而至于兄弟,以御家邦。孔子曰:家齐而后治国。


五、谨守妇职


训十九  女正位乎內,止当尽其妇职,专预外事,则牝鸡司晨,必致祸乱者也。故圣人正告之。孔子曰:妇人伏于人也,是故无专制之仪。有三从之道,在家从父,适人从夫,夫无从子,无所敢自遂也,教令不出闺门,事在馈食之间而已矣。


训二十  妇有七出,不顺父母出,无子出,淫出,妬出,有恶疾出,多言岀,窃盗岀。既娶,而妇德不正,犯此七出者,虽昏,所必出,为父者宜知所慎矣。然七出之內,于礼有不当者,君子所当权衡而详审之也。有三不出:有所取无所归不出,与更三年丧不出,前贫贱后富贵不出。


训二十一  兄弟亲爱本乎天性,而亲爱之衰移于妻子。是故亲爱至有妻子而衰者,盖姊姒本皆以异姓相聚,比同姓兄弟较疏薄,男子为其所移,是化亲厚为蔬薄矣。柳开仲塗训曰:人家兄弟,无不义者,盖因娶妇入门,异姓相娶,争长竟短,渐渍日闻,偏爱私藏,以至背戾,分门割户,患若贼仇,皆汝妇人所作。娶妇之要,贤淑为首。


训二十二  妯娌相争,波及兄弟,兄弟当不听妇人之言,以全一家恩爱。男子正位之道,若能明以辩惑,严以断私,纵然渐渍日闻,付之不听,奚能至贼仇之祸乎!


六、尊长敬贤


训二十三  敬父之执,同于父,是为广孝。曲礼曰:见父之执,不谓之进不敢进,不谓之退不敢退,不问不敢对。
训二十四  年长以倍,则父事之;十年以长,则兄亊之,五年以长,则肩随之。此泛言乡党长幼同行之节序,随在当致其敬,且因年而各异。

七、慎交朋友


训二十五  朋友通乎性命,当求辅仁之益,勿狐声狗气之文。曾子曰:君子以文会友,以友辅仁。
训二十六  交友贵乎忠谏,善道正所以善其忠告。子贡问友,子曰:忠告而善道之,不可则止,毋自辱焉。
训二十七  事大夫之贤者,则有所严惮。友士之仁者,则有所切磋,皆进德之助也。孔子曰:居是邦也,事其大夫之贤者,友其士之仁者。
训二十八  益者三友,损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侫,损矣。朱子曰:友直则闻其过,友谅则进于诚,友多闻则进于明。便习熟也,便辟谓习于威仪而不直。善柔谓工亍媚悦而不谅,便侫谓习于口语而无闻见之实。三者损益正相反也。
训二十九  交友不挟长、不挟贵、不挟兄弟。交以友德,不可有挟,有挟则取友不诚,贤者必不屑与之为友。朱子曰:朋友当相责以善也。
训三十  交友之道,当责已,而恕人。盖责人厚,则人难应,师父难全。曲礼曰:君子不尽人之欢,不竭人之忠,以全交也。


八、敬身尽孝


训三十一  身子于亲,犹木之有枝,亲之于身,犹木之有本,根须而共,体也。孔子曰:君子无不敬也,敬身为大,身也者,亲之枝也,敢不敬欤。不能敬其身,是伤其亲;伤其亲,是伤其本;伤其本,枝从而亡。
训三十二  守身为行孝之始,若行孝道,不至扬名显后,则未得为立身也。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
训三十三  守身之道,既防颠溺以违父母之遗体,又恐招祸,以贻父母之忧辱。曲礼曰:不登高,不临深,不苟訾,不苟笑。
训三十四  曾子广言孝道,而推本于敬,以保其身也。曾子曰:身也者,父母之遗体也。行奉也父母之遗体,敢不敬乎?居处不庄非孝也,事君不忠非孝也,莅官不敬非孝也,朋友不信非孝也,战阵无勇非孝也。五者不遂,烖及其亲,敢不敬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