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推荐阅读
关注热点
您现在的位置:段氏新闻 >> 最新动态 >> 内容阅读

段家城堡之传奇

作者:段贤松 来源:发布时间:17年12月04日 点击数: 打印文章
标签:

民国时有歌曰:

四川有个刘文彩,湖南有个段位选。

乔家大院矗三晋,段家城堡耀三湘。

话说湖南省郴州市良田镇两湾洞村六甲段家,在解放前,有段位选、段禄池等段家人,当时号称湘南最大的财主。他们家族,从清朝中期开始,曾经富甲一方。

当时两湾洞村的段家大院,号称“段家城堡”。到现在,“段家城堡”基本保留完整,青砖瓦房还有100多栋,20多条小巷,纵横交错,深不可测。当时,他们家族有自己的民防团几百人,有机枪炮火等200多条,有碉堡3座,寨门口的那座碉堡有3层楼,那机枪口至今仍然在。

这是一座蕴藏着丰厚传统文化底蕴的民居瑰宝!

这是一部中华段氏家族博大精深的史书!

这是一卷中华段氏家族白手起家,励精图治,由讨饭到富甲一方的奋斗史!

信手翻开扉页,但见那“千里送葬,断杠落业;白手起家,富甲一方”的故事,代代传诵至今……

 

 生存篇

千里送葬

话说明代弘治4(公元1491) ,江西庐陵段家翊公的第25代孙——段思忠,一朝高中进士。他欣领皇命远赴广东,出任茂名县令。然而因过度勤政,3年后,他病魔缠身而故。临终之际,他叮嘱儿子段必行:要魂归故里,葬回老家。

儿子段必行,不知道是父亲有意给他取名:必然要行走漫漫人生路,还是怎么的。父命不能违,父亲的遗嘱更加不能违,段必行是深深地懂得的。于是,明弘治8(公元1495),当时只有13岁的段必行,与母亲等人,雇人抬棺,送父回归千里之外的江西老家安葬。13岁的段必行,就踏上了他前卜未知的人生漫漫路!

千里送葬,恒古少有!

13 岁而千里送父归葬,世人皆赞,玉皇夸赏,上帝感动!

13岁而千里送父归葬,撼天动地,大地为之一抖,苍天为之开晴!

 

断杠落业

一路日行夜宿,走了四十九天,进入广东与湖南交界的五岭北麓的一个山坡上。一阵山风拂面而来,脚夫们正在艰难地抬棺而行。突然“嚓嚓”一声响,两根棺杠居然齐刷刷地折断了,棺木应声落地。段必行始而一惊,陷入恐慌之中。那时,由于路途遥远,盘缠耗费已尽,被雇请的脚夫们,几天来,已经饭不饱、力不足了。加之有不祥之兆的“杠断棺落”的突发事件,脚夫们一哄而散,走之夭夭。

当时,13岁的段必行,喊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在一片恸哭声中,段必行与母亲,只好将父亲的棺柩,原地不动,再填盖些泥土,就地安葬,入地为安。

当时,附近的那山里,有很多的栗树,还有很多竹叶能够包粽子的竹子,因此,那里后来叫:栗山里,又叫:粽叶山。

从此,就有了“断杠落业”的故事。

 

讨饭尽孝

安葬了段思忠后,段必行的母亲等家人,一气之下,回江西庐陵老家去了。

13岁的段必行,虽然年纪小,诗书也读得不多,但是,忠孝礼义,他还是受到了父亲很多的教育和熏陶的。他深深地懂得:他不能够回江西老家,他不能够丢下父亲不管,哪怕是讨饭,他至少要在当地为父亲尽孝3年。于是,13岁的段必行,开始了他漫漫人生路的第一步,在当地流浪讨饭,在荒无人烟的山郊野外,父亲坟冢的傍边,打了个草棚而安身,为父亲而尽孝!

 

 

 发展篇

段家关怀

在当地的不远处,有江西翊公的后裔段思丰家族,在当地安居乐业已久。“杠断棺落”,及孤儿段必行尽孝守陵的故事,那段家当然很快知道了。都是段家,都是江西翊公的血脉,段必行,就很自然地进到了段思丰家族中,看牛砍柴等。

从此,段必行在放牛时,他总是要把牛牵到他父亲那坟冢傍边的山坡上。那山坡上,长满了棕叶竹。每逢端午节时,段必行没有糯米粽子,但是,他总要在山坡上摘些粽叶,恭敬地摆在父亲的坟冢前,三鞠躬,以示祭祀父亲,怀念父亲。据说,段必行经常在那山坡上放牛,天下大雨时,他那附近,总是没有下雨的。周围全是湿漉漉的,而他身边总是干的,他的身上没有一滴雨水的。

几个3年过去了,他还是没有离开父亲的坟冢。

几年后,那段家的一个丫环,成了段必行的妻子。段必行有家有妻有儿女了。

段必行尽管有家了,但是,每逢父亲的忌日时,他还是要到父亲坟冢边的那个草棚里,去住3天,去陪父亲3天,去给父亲祭祀3天!

 

借地十年变千年

时过境迁,段必行已经繁衍——段庆祖、段子华、段志文、段成科、段天炤等几代后裔了。但是,几代人还是给老舅爷的段家打工。几代后裔放牛时,还总是在老祖父段思忠公的坟冢附近。

岁月流逝到明末清初,段必行的第6代孙——段天炤,在老祖父的坟冢边看牛时,想:总不能够老是打工吧,得想想办法,要立业。于是,他对段家主人说:“老舅爷,我能够到你家借块地,或者租块地种吗?”老舅爷也爽快,说:“你想要哪块地啊?”段天炤说:“我想要我老祖父附近那块地。”老舅爷说:“行,都是自家人,不要租的,你只管去种就是。不过要写个借条。”

于是,段天炤拿起笔,写道:“今借到老舅爷家地一块,借期十年,届时一定归还。”

有了地,还有段天炤一家的勤劳智慧,还有段必行几代人对老祖宗段思忠公的尽孝,就更有段思忠公对他后裔们的恩泽保佑,短短的十年后,段天炤的家产,就已经超过老舅爷家了。

十年到期后,老舅爷来段天炤家,要收回那块地。谁知道颇有心思的段天炤,见自己经营这块地十年来,天时地利,要风有风,要水得水,家业富足。于是,他就拿出自己的那张借条,把那个“十”字上面,加了一撇,变成了个“千”字。当他拿出那张借地千年的借据时,老舅爷傻了眼。老舅爷以为,就是那么一块山坡地,借给自己段家一个看牛的人去种罢了,那借据早就丢了。

老舅爷只好自认倒霉,白白地失去了一块地。

 

地中出黄金

历史在发展,斗转星移。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一点不假。通过“借地十年变千年”的故事,段天炤及他的后代们,深深地懂得:地中出黄金,地是万物之宝!于是,他们家族几代人,始终牢牢地抓住土地不放,来发家致富。加之当时当地是南蛮之地,人烟稀少,荒野山多,有的还可以圈地为主。更有他们家族的披星戴月,勤劳智慧,到清中期康熙、乾隆期间,段必行、段天炤的后裔家族,已经富甲一方,声誉湘南了。

 

良田两万

吃水不忘挖井人。后起之秀的段必行家族,也并没有忘记恩人,没有忘记另外一家段家人,把一块地借给他们家族种,才有了他们家族后来的崛起。清朝时期,朝廷对地方实行保甲制,那老舅爷段家,被划为七甲。新兴起的段必行家族,被划为六甲。富足的六甲段家,对老舅爷的七甲段家,钱米回敬,礼仪往来,仁尽义至。当时,六甲、七甲,均有良田数顷,各村后山均有一个山弯,在后面的山中,有一个大洞。于是,六甲、七甲,两段家联谊,把该地合名为:“两湾洞”,又叫“良田村”, 寓意着两个村落的段家族人,共拥一洞及良田。后来,六甲更加发达,良田扩展到方圆百里,所以,就叫“良田乡”。后来就干脆叫“良田两万”,在当地,“良田两万”就是六甲段家的代名字。直到现在叫“良田镇”。

因此,湘南有“郴州有良田,衡阳有肥田(衡阳的一个地名)”的说法。

 

六位进士

两湾洞村,有座段氏宗祠——昭公祠。祠堂大门前的3对石闱令人瞩目,似乎在诉说着那段如火如荼的辉煌岁月。石闱即旗幡石,又叫拴马桩。明清时代,只有高官显爵或有人中了进士的家族,才能经朝廷恩赐,得以建旗幡石,以示召彰功德。

村里的老人们说,段氏宗祠大门前,解放初时有6对石闱的。原来,两湾洞的段氏后裔秉承先祖遗风,在发家致富的同时,更是代代饱读诗书,先后出了6位进士或者秀才!

所以,良田乡,在清末期,又叫“秀才乡”,后来又称“良秀乡”。

 

两大庭院

到清末民国初时期,六甲段家,已经发展到鼎盛了。光段家大院的房舍,就俨然一个城堡。20多条不到1米宽的小巷,把100多栋青砖瓦房,错落有致地排列分开,整体上又分为两大庭院,段位选和段禄池两大房,两大庭院又融为一体,俨然一座迷宫。

现在,还基本保持了两大庭院的格局。

那依山傍水的泱泱古村风貌依旧,

那幢幢楼舍,既毗邻相连,又曲径通幽,气势恢宏而别具风格,依然矗立在湘南大地!

 

三个碉堡

民国时期,段家大院有自己的民防团几百人,有枪支200多条,包括机枪炮火,有碉堡3座,大院门口的那座碉堡有3层楼,那机枪口至今仍然历历在目。后面山上有碉堡2座。故有 “段家城堡”之称.

 

江南迷宫

走进段家大院,沿着纵横交错的石板巷道,进入一幢幢古宅大院,宛如进入一座深邃的迷宫,你会分辨不出东南西北,你会陷入迷宫,找不到出门的路。

一路行来,可谓处处有景,让人惊叹不已。一条条光滑的青石板路,滑过你的脚底;一座座青砖瓦房的古居跃入你的眼帘。突然只见一座高大的朝门,延伸出20米长的古围墙。步入朝门,迎面便是房屋毗连的老宅古屋,而回身凝眸,你会惊讶地发现:原来这座围墙, 由一间间房屋相连筑成,可谓是别具一格的房屋式围墙。

1988年,电影《湘南暴动》,在段家大院拍摄。 一座座青砖瓦房的空宅,一条条石板胡同,够剧组人员拍摄当年朱德、陈毅在湘南革命的情景,游刃有余了。后来剧组人员临走时,在大院的一个厅里,就摆设了20多桌酒席,村里有很多人都来喝了酒。抚今追昔,仍可领略这个家族当年的显赫气派。

倏忽,只见一个占地2亩多宽的废墟,长满簇簇蒿草。这里原来是一座拔地而起的、规模巨大的古民居,现在已经夷为平地了。上个世纪70年代,用拆除这座豪门大院的木料、砖石,替村里的孩子们建好了一座小学后,那砖木还没有用完。据老人说,原来那是一座有三层楼舍,大小房间100余间的古宅,仅那院内的高堂,足足有100多平方。现在的那青石五级台阶,每级高20厘米,层层递减成5个半圆形台阶,可是古民居中罕见的一景。

 

门楣堪称门楼

这是现存至今的一幢二进二厅的古宅大院。跨过那用青条石雕凿成椭圆形的屋檐沟,沿着八级台阶进入大门,迎面咫尺之外,又是拾级而上的一座豪华院门。那飞檐翘角之下,居然悬空呈现着别具一格的一大建筑艺术精品——堪称门楼的门楣。那用檀木精雕细镂的五彩图案花版,重重叠叠,纵横交错,凸凹有致,足有2米多高,令人眼花缭乱,仿佛一座门楼,堪称一绝。而院内大厅通道两侧,间间厢房门窗上,都刻满各色各样精致的图案。

 

闺中戏台

尔后,穿过二进大厅,拾级而上,便是一座气势恢宏的深闺大宅,门前廊道格外古典宽敞。令人拍案叫绝的是,原来这儿别有洞天,刚刚穿越的通道上面,豁然耸起一座家庭戏台。其规模之大,宛如旧时村中戏台,其雕梁画栋之精致,堪称建筑艺术珍品。遥想当年,房主举家端坐平台,箫鼓乐曲声中,陶醉于歌舞升平之中,极尽人间豪华……

 

闺楼腾空相连

沿着村中青石古巷一路走来,处处触目皆景:狭长幽深的巷道曲径通幽,时而高墙矗立,时而屋脊飞檐翘角,檐下壁画历历在目。让人称奇的是,两座隔巷而立的古宅高墙洞开侧门,一座座亭台上的闺楼腾空相连。绣花房中,几多闺蜜,几多情思!倚栏遥看,眉来眼去,情思窃窃,含情脉脉。 凄凄风雨,磨滑了片片青石;漫漫岁月,撩动了多少儿女情长!

 

富甲湘南

民国期间,郴州市六甲段家的段位显家族,已经是良田万顷,富甲湘南了。这里的田地都姓段,这里的山林都姓段。每年收租的区域,自郴州地区起,一直延伸到广东韶关市的大部分。附近方圆几百里的租金,稻谷粮食,源源不断,滚滚而来,聚集汇合在段家大院里。

上世纪四十年代,当时的郴县县政府,要想开个数百人的大会,只好来段家大院开。县政府没有银两发薪水了,就来段家大院借。财大气粗的段氏家族的显赫,可见一斑。

 

段必行家族,绵绵瓜瓞,繁衍至今已经到第20多代了,族人到几万之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