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推荐阅读
关注热点
您现在的位置:段氏新闻 >> 最新动态 >> 内容阅读

黄帝十四子圉质疑

作者:段民安 来源:发布时间:18年01月06日 点击数: 打印文章
标签:

江西都昌、鄱阳、余干三县《段氏族谱》,载至道二年段文阊谱序曰:“段姓胄出黄帝,厥子十四曰圉,食邑京兆。虞夏之际,蕃幹王室。至周宣王时,有段为国卿士,以德行称.....

又载清代左丞相张廷玉序:“道继三皇,德并五帝。论天潢之派,公本世胄,原世及之统。圉于季出,故食邑京兆。万世知所自始,遍宅域中,亿族有所托庇。易谓:“乾元资始,坤元资生,我翁一天地也!”

从以上两序看,段文阊认可京兆段氏出自黄帝十四子圉。而张廷玉认可出自周先祖季历,使人一头雾水。要弄清其中缘故,必须要考证历史上出现其人其事的真伪。

一、真实的黄帝

黄帝是什么?是一个朝代,还是一个自然人?古代、近代、当代的一些研究历史、注释历史古籍、学历史专业的专家学者,仍然分辨不清。之所以分辨不清,是因这些专家学者的眼光、思路停留在孔子的《春秋》与司马迁的《史记》上,不求再进,不求深思,不求根源。

何谓历史?历史就是往昔发生的人事,时人真实记录的结果。这些结果可以是竹简帛书文字记录的,也可以是陶石金铭刻的,还可以是口传身授的。无论何种传承方式,一旦与当时政治联姻,就会生产出怪胎。凡不与政治联姻者,其撰著学术则不显于当世。历朝历代,记史都有明暗、正野两条线。正史明史要经官方统治者确定,野史暗史由非官方民间撰写,或由官方正直人士且不图虚名的史官撰写。

孔子是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他的政治理想是崇高的,希望的政治秩序官民也都乐意接受的,但他为说明论证他的政治理想与政治秩序,割裂了历史,混淆了历史,使删改后的历史面目全非,给中华史学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司马迁在《史记》中,不脱孔子《春秋》的窠臼,把黄帝作为单个具体人,造成千古错讹。

其实,黄帝是一个时代。据《山海经》所载:伏羲末世出少典氏,传256年生黄夷,号轩辕。又传400年生姬卉,姬卉是连(联)邦大酋长,又称姬邦卉。驯虎豹熊罴貔貅、杀蚩尤、败末代炎帝姜榆罔的便是姬邦卉。姬邦卉在夺取政权的同时因病去世,而承继联邦大酋长之位,继而改为黄帝的是其长子姬芒。黄帝时代有十五任帝,分别是:姬芒,姬蔡,姬豕,姬本,姬常,姬号,姬甘,姬转茸,姬贯俞,姜恚文,姜成契,酉仡谅,祁江阳,依昌块,祁号次。

在以上十五任黄帝中,娶四妃十嫔的是姬芒,发明中医的是姬甘,得道成仙的是姬转茸,失去嫡传由外甥继位的昏君是姬贯俞。姬贯俞葬桥山(今陕西黄陵),海外华裔来寻祖的,国家领导人去拜祭的,即是昏君黄帝姬贯俞。

二、真实的黄帝二十五子

司马迁在《史记》中称:“黄帝二十五子,其得姓者十四人。它们是:姬、酉、祁、己、滕、葴、任、荀、僖、姞、儇、依。

姓:在远古时代本为氏族(部落)的标记,它标明一个人所出生的氏族,与后世的血脉相承的姓不同。这里所说的“得姓”,大意是指由于人口繁殖,由黄帝氏族因姻亲又分为若干个氏族。《国语·晋语四》:“凡黄帝之子二十五宗,其得姓者十四人,为十二姓,姬、酉、祁、己、滕、箴、任、荀、僖、姞、儇、依是也。”韦昭注:得姓,以德居官,而初赐之姓谓十四人,而内二人为姬,二人为己,故十二姓。

首任黄帝姬芒,史载娶四妃十嫔。四妃者:正妃西陵氏,曰嫘祖;次妃方雷氏,曰女节;三妃彤鱼氏,曰方相;四妃西陵氏,曰嫫母,十嫔者:史未载其氏其名。

姬芒即帝位后,为巩固政权,与大部落联姻,大部落酋长为讨好天下共主,也主动与黄帝联姻。远古帝王维持政权的方式,主要是靠血亲与姻亲两种方式。于是,姬芒除原有四妃外,与十个大部落酋长之女或妹联姻,取名曰嫔。当妃嫔生育子女后,分别赐姓:正妃嫘祖之子二人赐姬姓;次妃女节之子二人赐己姓;三妃方相、四妃嫫母以及其它十嫔,生子十人,其中有两位妃嫔未有生育,故“其得姓者十四人,十二姓。”

所谓“黄帝二十五子”,也许姬芒的十四个妃嫔确实生有二十五子,但这句话的“子”,更有可能是指拥有25个部落,凡没与帝室联姻的,则没有赐姓,虽联姻但未生育的,也没有赐姓。

早在伏羲女娲政权时代,己经“定姓氏,别婚姻”,故姬芒所生二十五子,生下来自然具有姓氏,而不须“得姓”。从姓氏起源与政权维系传承的历史分析:黄帝二十五子,指的是25个部落。

三、伪造的圉

“黄帝十四子圉”一说,除了都鄱余《段氏族谱》段文阊的序中首次提出外,中国所有古籍、其它段氏族谱均找不到踪影。

1圉的本义与引申义

圉,会意字,从囗从幸。四面围住意为被外力控制住、不能动弹联合起来表示一个受控禁区。本义:受控禁区。引申义:监狱、养马场等。

圉,囹圉,所以拘罪人也。——说文

圉,禁也。——尔雅

不圉我哉!——周书·宝典》。注:圉,禁也。

终莫之圉。——太玄·卷三疆》。注:圉,止也。

守圉之国,用盐独甚。——《管子·轻重甲》

其来不可圉。——庄子

不有行者,谁扞牧圉?——《左传》

然不能以此圉鬼神之诛。——墨子·明鬼下》

其来不可圉。——《庄子·缮性

瘖者可使守圉。——淮南子·主术

小圉不下十数。——银雀山汉墓竹简尉缭子

马有圉,牛有牧。——左传·昭公七年》

乃使为圉人,牧马于南海。—— 冯梦龙 东周列国志

孔棘我圉。——《诗·大雅·桑柔》

亦聊以固吾圉也。——左传

墨子守圉有余。——墨子

总体来看:圉字带凶、贬之义,毫无半点吉、褒之义。圉字产生初期,乃大凶之义,直到春秋才引申马厩之义。

2、圉字的产生

圉字的产生与刑狱有关。

皋陶,在舜、时期任士师、大理官,负责氏族政权的刑罚、监狱、法治,即司法长官。皋陶被聘任为掌握刑法的官后,又被大禹选为继承人,并协助禹处理领导事务。皋陶在大禹之前先死了,而未能继位 。皋陶是与尧、舜、大禹齐名的上古四圣之一,被奉为中国司法鼻祖。相传:皋陶作刑,划地为牢。他施刑的目的是教化,无监无狱。

夏作夏台,亦称圜土,商作羑里,周作囹圄,而商、周皆沿习“圜”的称谓。《周礼.秋官.大司寇》载:“以圜土聚罢民。”郑玄注:“圜土,狱城也。”《释名.释宫室》则明确指出,“狱,又谓之圜土,筑土其表墙,其形圜也 ”。

第一个“圉”字出现在殷墟甲骨文中,就是周先祖姬高圉。《山海经》成书于尧舜时代,通篇无圉字;夏朝时也无圉字,直到商盘庚迁殷后才有圉字。关押犯官的监狱叫羑里,关押贱民的监狱叫圉。圉与囹圄相通,圈马的地方同时也是关押贱民的监狱,因而圉有圈马的意思。

既然“圉”字产生于商代后期,怎么可能在黄帝时代初期就有人取名圉呢!即使当时有圉字,为何帝王之子取如此大凶之名?

四、伪造的字

1、翀字的产生

翀字,最早产生于汉代,见于史籍的有:鹄飞举万里,一飞翀昊苍。——三国··杜挚《赠毌丘荆州》。而段文阊谱序称:“至周宣王时,有段珥为国卿士,以德行称。其后适晋,悼公时有大夫曰翀,翀生赭,为平公中军佐。”段翀为晋悼公时大夫,晋悼公(前586年-前558年)姬姓,名周,一作纠,又称周子或孙周,为惠伯谈次子,其祖父桓叔捷晋襄公的小儿子。他在堂叔晋厉公被弑后,被迎立为君。翀字在春秋时代尚未造出,怎么会以此字为人取名呢?

 2、椅字的产生

椅字,始源于魏晋和隋朝,椅,初名为胡床马扎,直至唐明宗时期开始形成有靠背的椅子,到宋代出现交椅,是至高无上权力的象征,成语正襟危坐也是源于历代皇帝在交椅上的坐姿

纵观吾国古今坐俗,可以大概为二,即自古至隋为跪坐时期,唐宋以后为椅坐时期。盖汉代有榻与胡床传人,但榻乃供跪坐,胡床虽为垂足坐,顾仅用于特别场合,此时社会仍普遍通行跪坐,故不能以一般状况论。兀子(凳)本可垂足,此坐始于唐,盛于宋。唐之椅子、绳床垂足而且倚坐,宋代承习,当然无异。所以唐宋时代,完全同为椅坐,传之今日矣。自古至唐,席地而坐,唐始为椅坐,此不独文献上足为明证,即汉代山东孝堂山石刻及武梁祠画像石,以及古传名画,今出土文物,亦可见之。(参考黄现璠 古书解读初探》)

椅是用具名,春秋时尚无此用具,怎会有此用具名称呢?

3、秦朝时的总字数

秦朝丞相李斯,为了统一全国的文字,保留了《史籀篇》,以便各地参照,或更或改。《史籀篇》是见于著录最早的一部字书。约成书于春秋战国之交。原书四字一句,编成韵语,是教学童识字的课本,全篇2000余字。

《仓颉篇》是我国古代继《史籀篇》之后的又一部启蒙识字课本,它最初由三篇文字构成,分别是秦丞相李斯的《苍颉篇》、中车府令赵高的《爰历篇》和太史胡毋敬的《博学篇》,共20章,是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实行书同文政策的产物。这三篇字书共计3300字。其中《史籀篇》有些字与秦三篇有些重复,但两者相加,约4000字左右。凡在这4000字以外的,都是后世新形成的字。而段文阊谱序中多有秦以外的字,且是人名,根本不可信。诸如此类问题很多,不再列举。

五、伪造的官

1、官名有载,人名全无

在段文阊谱序中,有一系列的名字有官衔,但史籍无载,查之未果。现复录如下:

“段姓胄出黄帝,厥子十四曰,食邑京兆。虞夏之际,蕃幹王室。至周宣王时,有段为国卿士,以德行称。其后适晋,悼公时有大夫曰,翀生,为平公中军佐。赭生,辉生,世为大夫。及三卿分晋,历诸战国之臣,在齐曰段、曰段,在楚曰段,在秦曰段,在赵曰段,在燕曰段,在魏曰段、段。穆之后仕赵,楷之后仕秦。楷之孙曰段,秦末封东蒙王。在韩曰段、曰段、曰段。昭侯时,韩相段生至。至生子二,曰段、曰段。浩为平乡伯,生子二,曰、曰。舟嗣伯爵,楫周末居晋河东西共城。至韩相直下曰,为颖川郡守。泰七世孙,为东海郡邳县尹。巖五世孙曰都侨,为益州武阳县尹。都侨五世孙曰,任河南郡守,寓武阳县。坎五世孙曰,任河北魏郡昌乐县尹。城六世孙曰,任新安歙县尹。震五世孙曰,迁乐平。六世孙曰唐初由隆兴任饶州牧。健子三,孟至纯直下侨居苪城,仲至正直下居歙,季至中寓鄱瀳滩,是为廿四田子孙之一世祖。阊慮来世繁庶,昭穆失序,亲疏不分,故辑家乘,以为后述者考耳。”

从上序看出:三卿分晋后,齐有段木、段本;楚有段高;秦有段参;赵有段椅;燕有段炳;魏有段穆、段楷;韩有段遐、段悠、段俦。昭侯时,韩相段伟生至慧。至慧生子二:曰段洪、曰段浩......楷之后曰段忠,秦末封东蒙王......可谓世系清楚,官职详备。然而,中国任何史籍资料,皆无上述人名与官职。

2、高官要职,史载全无

周朝历届卿士与公侯伯子男爵,均有史可查。诸侯中的卿士、晋国的中军佐,是国家首席大臣,也有史可查。但笔者查遍《春秋》《左传》《国语》《史记》《汉书》《后汉书》《三国志》《晋书》《元和姓纂》《路史》《世本八种》等,均未找到以上段氏名人的任何蛛丝蚂迹。像周宣王时卿士段珥段赭为晋平公中军佐等,纯系子虚乌有。

六、伪造的修谱主编

都鄱余《京兆段氏宗谱》载称:段文阊,古作倡,号松岩,习春秋。至道元年(995)乙未科进士,行康二。翰林院编修,进资政大夫,首修段氏家谱并存序传世。葬饶北白鹿冈。

笔者虽未通读都鄱余《京兆段氏宗谱》,但敢肯定段文阊在族谱中只有前世而无后世之人,只有这样的人,后人才加以利用伪造。其理由是:

1、至道乙未科进士是假

凡中进士的百姓子弟,除皇榜公布被收录史籍外,地方志也会有载。而段文阊在其族谱中,一会称赐进士出身,一会称至道乙未科进士。

历代科举,按照中式等第,会赐予的一种资历称号。宋代进士分五甲。明清分三甲。《宋史·选举志二》:﹝乾道﹞二年,御试,始推登极恩……第一甲:赐进士及第文林郎;第二甲:赐进士及第并从事郎;第三、第四甲进士出身;第五甲同进士出身。《明史·选举志二》:“三甲若干人,赐同进士出身。”

宋代科举第五甲,只有同进士出身,而无赐进士出身。如是第一甲、第二甲,则会赐进士及第并随带官职。段文阊中进士一事,一是名称有误,二是史志无考。

2、翰林院编修是假

翰林皇帝的文学侍从官,翰林院唐朝起开始设立,始为供职具有艺能人士的机构,但自唐玄宗后,演变成了专门起草机密诏制的重要机构,院里任职的人称为翰林学士编修一职从清朝起正式确定。翰林院编修,一般来说是科举考试的殿试之后,由榜眼、探花授编修(自清代起)。翰林官的主要活动多为朝廷日常性工作,如从事诰敕起草、史书纂修、经筵侍讲等。

宋朝初期,尚无翰林院编修一职,何来段文阊到清朝去任翰林院编修!

3资政大夫是假

资政大夫:文散官名。金始置,正三品中,元升为正二品,明为正二品升授之阶,清正二品。如:明·王铎《太子少保兵部尚书节寰袁公神道碑》:“皇帝御天下之七季癸酉十月十一日,资政大夫兵部尚书节寰袁公终于家。”

金朝(1115年-1234年)是中国历史上由女真族建立的封建王朝,共传十帝,享国一百二十年。

既然段文阊是宋初(995年)朝臣,何来在金朝任资政大夫?也许段文阊在150岁后晚节不保,投降了金朝。

七、、伪造的谱序

1、伪造的自序

段文阊的自序中,从黄帝十四子圉起,直到唐初的段健,都建立了世系,且有人名。就算唐皇李世民的族谱也没这么久远,也只从《史记》溯源,而世系只从李耳之父接续。试想,第一任黄帝的起讫年是(前4513年——4476年),唐初为公元618年,时间跨度为5131年,在这么长的时期中,应发展成千万人的大族,为何止有都鄱余17万人?把全国320万段氏都算上,也是人口凋零之族。

段文阊作序时,未提及前世族谱,也未提及参考什么资料,他修的谱是创谱,他作的序是首序,是无名氏伪托段文倡作的序。

2、伪造的客序

客序之一有张菘,号称段文阊同科进士,同朝同僚。但查宋代进士无张菘,宋朝张氏名人无张菘,只有清代名人张菘。

张崧:公元16971758年,字洛赤,号钟峰,午极镇泽上村人。自幼聪明好学,“甫弱冠即岿然成立,文名甲东海”。清雍正四年(1726)中举,翌年明通榜。后屡试不第,遂肆力于学。访文登于秋溟家中藏书数万卷,便寓居其家11年,将藏书研读殆尽。雍正十一年,宁海知州张某仰其才,聘其为瀛洲书院山长,所授弟子,多为名士。此期间先后有《眼学堂诗集》(一卷)、《山蚕谱》(二卷)、《向若新稿》(一卷)、《幼海风土辩证》(十四卷)、《旅食贤已录》(五卷)、《修志管见》等著作问世。乾隆二十年(1755),出任河南滑县知县。上任伊始,遇邑人徭役沉重,他革除旧规,将徭役减少一半,原多收银两,悉还百姓,因而深得民心。后值江南赈灾,滑县碾谷万石,一日而集,崧亲往运发。翌年又值滑县特大水灾,未及奏报,率先捐俸施粥,以延旦夕。待赈灾款下,又亲自筹划,并倡议劝捐,救济灾民。乾隆二十三年勤卒于官。灵柩返里时,滑县士民设帐沿路相送至开州。

既然段文阊是宋初人,怎会有清乾隆年间人为其修谱作序。就算伪托者是清乾隆年间人,两者相距遥远,风马牛不相及,一定是伪托者伪作。

3、伪造的补序

段文阊创谱之后,又补进了张廷玉的序,虽只寥寥数言,却是肯定了圉的存在,又否定了是黄帝十四子,而是另有结论“圉于季出”。

张廷玉:1672—1755年),字衡臣,号砚斋安徽桐城人。大学士张英次子。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进士,改庶吉士,授检讨,入值南书房。清康熙时任刑部左侍郎雍正帝时曾任礼部尚书户部尚书、吏部尚书、保和殿大学士(内阁首辅)、首席军机大臣等职。康熙末年,整治松弛的吏治,后又完善军机制度。先后任《亲征平定朔北方略》纂修官,《省方盛典》、《清圣祖实录》副总裁官,《明史》、《四朝国史》、《大清会典》、《世宗实录》总裁官。张廷玉死后谥号“文和”,配享太庙,是整个清朝唯一一个配享太庙汉臣

张廷玉位极人臣,学识丰厚,为何得出“圉于季出”结论?作为人名的“季”,一般人都会指季历。可是,季历姓姬,名历,季是排行,是周文王姬昌之父。如果指毕段开创段氏,不应说圉于季出,而应说“圉于昌出”。但为轻父重祖,也可以祖为出处。

毕公,姬姓,名高,是周文王姬昌第十五子,周武王姬发的异母弟弟。周文王死后,因长兄伯邑考早逝,故由次兄姬发继任其位,是为周武王,毕公担任辅佐周武王之职,封公爵,故称毕公高。

另则:张廷玉一身未出宫廷,都鄱余段氏之中,有何高官政要能进宫请动他作谱序?

毕公高子孙世系及经历年代毕公高(成)——毕仲(康)——毕段父(昭)——毕段(穆)——毕益公(共)——毕师同(懿、孝)——毕鲜(夷)——毕硕父(厉)——毕伯硕(宣)——毕硕子(幽)——毕硕孙(幽)——毕万(晋大夫,开创魏国之祖)。

《毕段簋》给出了毕公家族在西周的脉络,并未从毕段始形成段姓,段文阊想据张廷玉之序另挂靠到毕段一系,结果也是徒劳。

附《毕段簋》铭文:“唯王十又四祀,十又一月丁卯,王肆毕,烝。戊辰,赠。王蔑段历,念毕仲孙子,令龚找馈大赏于段,敢对扬王休,用作簋,孙孙子子万年用享祀”,供学者们研究。

4、伪造的地名、年号

都鄱余《京兆段氏族谱》序称:......六世孙曰健唐初由隆兴任饶州牧。

隆兴,地名。今江西南昌古称之一。南宋隆兴元年(1163年)改洪州为隆兴府。元至元十四年(1277年)置隆兴路,二十一年更名龙兴路,至正二十二年(1362年)改为洪都府,次年更名南昌府。

隆兴,又是宋孝宗赵眘年号,指公元1163--公元1164

既然段健系唐初人,而隆兴地名与年号均在宋孝宗时期方形成,怎么用唐人用宋人年号与地名?且段文阊作序在北宋早期,而序中年号与地名怎么用南宋后期的?

州牧,官名。古代以九州之长为牧,“牧”是管理人民之意。西汉武帝时设十三州部,每部设一刺史,以六百石官监察包括二千石的太守在内的地方官。部为监察区,刺史为监察官。成帝绥和元年(前8年),改刺史为州牧。后废置无常。东汉灵帝时,为镇压农民起义,再设州牧,并提高其地位,居郡守之上,掌一州之军政大权。如汉末刘表为荆州牧,袁绍为冀州牧,都等于割据政权。以后历代设都督、总管、节度使等,州牧之名即废。唐宋时惟京师或陪都地方最高长官以亲王充任者,尚称为“牧”,其他州牧之名均废。清代往往借作知州的别称,实际上远非东汉州牧之比了。

古之饶州治所在今鄱阳县城。开皇九年(589年)废郡置饶州,治鄱阳县。大业三年607年)复为鄱阳郡

高祖武德五年622年)复为饶州,辖境相当今江西省鄱江信江两流域(婺源玉山两县除外)。唐玄宗天宝元年 (742) 复为鄱阳郡。唐肃宗乾元元年 (758)复为饶州,辖境缩小,仅限今鄱江流域及信江下游地区。

唐初,铙州虽然称州,但其长官不称饶州牧,而称饶州剌史。但在以上条目解释中:“清代往往借作知州的别称,我们从中可知,都鄱余《京兆段氏族谱》为清代人所作。

七、伪造的族谱

1、段文阊后人今在何处

段文阊不是谱序作者,是他人伪托而己。笔者分析:段文阊在宋代无此人,谱上的段文阊系伪名,系清代乾隆年间人,很可能是经过乡试的秀才,略懂一点历史或家谱常识。清代乾隆年间段氏,掀起一股怀疑共叔段之风,就是段翊系的族谱,在此时期亦有人作谱序,不提共叔段,只提段干木,这是因为乾隆时期大兴文字狱所致。

乾隆自幼爱好文学,一生写诗四万余首,可称亘古少有。可惜的是,他的文化素养也成为他摧残文化学术的武器,乾隆时期数得上来的文字狱130多起,其捕风捉影之荒唐,株连之广泛,处理之严酷,均超过了其祖和其父。其中有11大案,全是冤假错案。共叔段在历代史籍中,是谋兄夺位“多行不义必自毙”的形象,段文阊于是假托张廷玉、张菘之名作序,意图改变祖源,好为宦途减少麻烦。

2、八人共管一把锁

相传:都鄱余段氏族谱于明末清初被烧毁殆尽,族人续谱时,找不到谱头。若干年后,亦即清乾隆年间,由段文阊倡议,请谱馆代为段氏修撰都鄱余支系谱。谱成后,有族贤提出质疑,认为改了祖源,于是四处寻访谱头,最后在英山摘要抄录了一部。但英山段氏老谱世系亦有错讹,族人也不可尽信,且再次修谱也花费不起,遂对抄录谱锁于密室,由八人共开锁方可阅读,对己修谱秘而不宣。

本人乃是从旁得知此事,不知真假。倘若真有八人共管一把锁,且所锁之宝就是老族谱,何不让其重见天日?以免我与都鄱余段氏宗亲之争。

3、己逝前辈的嘱托

2011年,我突然接到一位女士打来的电话,一问方知是段氏宗亲段珍兰,在南京工作,老家江西都昌。段珍兰打电话的目的,是她外公段松贤想买我的《中华段氏谱牒考略》一书,并想与我交流段氏起源的看法。正好我因收藏一事要去南京,于是约段珍兰于某日在南京市府附近会面。届时,我将书赠给了段松贤,而段松贤也委托外孙女将一沓资料转给我。

从南京返乡后,我认真看了段松贤老人的资料与看法,并写了信回复。后来,我在段氏宗亲网上,也发表了给段松贤老前辈信之内容。段松贤前辈是共叔段祖源论的坚定信仰者,他急切期望早有定论,遗憾的是:段松贤前辈于前年己作古,作为晚辈的我,就以此文寄以哀思,慰其亡灵含笑于黄泉。

2018年元月6  于湖南郴州寒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