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推荐阅读
关注热点
您现在的位置:段氏新闻 >> 最新动态 >> 内容阅读

论段氏文化研究会过去与现状的矛盾如何解围?

作者:匿名 来源:网络发布时间:18年12月08日 点击数: 打印文章
标签:

一、段氏文化研究的萌芽与生长。
段氏文化研究的兴起,可以说是一种社会现象,并非有组织的创立和整编,是由互不关联的个别人自觉自愿的一种行为,他们虽然对段姓文化的认知和了解程度各不相同,参与研究段姓文化活动的初心并不相同,但在适当的社会条件下,有意识的萌发了参与的欲望。虽然各人参与其事的时间有早有晚,所获得的成果和参与的程度不同,能够投入的经济能力有多有少,但都是在自觉自愿的基础上尽力投入的,并没有图名贪利的私心杂念掺杂在内。尽管没有人去有意识地去联络和组织,但参与者所取得的成绩是骄人的。“修谱”在民间始终存在着,所以还没有人统计出“文革”以后哪里的段姓最先修谱,我所能见到的最早的谱书,是四川泸州古蔺段彬权于1983年续修的《京兆段氏族谱续修谱》(段旭提供)、安徽颍上笏击堂段伟明于1987年撰修的《段氏宗族源考》(段培路提供);河南的则有1985年段瑞华主修的《河南虞城段氏重修族谱》(段永兵提供)、1993年段广声主修的《河南郸城老段寨联修族谱》(段坤宏提供)等;我之所见中较有成就的有2006年段桂松主编的《四川简阳市段氏再续谱》、2008年段建甫主编的《四川蓬广营渠段氏族谱》。在著述立说方面,也有许多先行者的出版物进入各地姓氏丛书之中,如陕西渭南段国超的《段》、江西黔阳段祖群的《段姓史话》等;云南的段姓研究者更是不乏其人,著述成林,如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所长段玉明的《大理国史》、云南大学法学院博士生导师方慧的《元代大理总管段氏世次年历考略》等;由于微机技术的迅速进步,也有许多段姓宗亲建起了各种网站、网吧等,更便利了宗亲之间交流,其中以段正友的《段氏宗亲网》和段中权的《段氏家族网》影响力较大,参加人数也较多。2009年8月“中华段姓谱系查证群”就是在《段氏宗亲网》上建立的,从而使段姓文化研究有了一个虚拟的组织,团结在一个共同的目标之下,更加有效地推进了段姓文化研究的开展,标志着段姓文化研究的崛起。

二、段氏文化研究的发展与繁荣。
段氏文化研究从2008年8月部分热爱段氏文化者在段正友开创的《段氏宗亲网》上建立“中华段姓谱系查证群”开始,至2015年5月中华段氏文化研究会成立,是发展和繁荣时期;在这一阶段,所有热爱段姓文化的自愿者,有了一个共同讨论、研究、发表段氏文化研究的场所,热情空前高涨,几乎每天都有新的文章发表,相信在此一时期参与的每个人都获益匪浅,收获也一定相当的丰富,仅从《段氏宗亲网》上来看,就足见当时对段氏文化研究和创修各支族谱的繁盛。大家都盼望着能有经济的支撑,来整理、出版这些资料,这种急迫的情绪在成都会议之后达到了高峰,2014年8月在成都召开的“中华段氏宗亲联谊会”,给了大家极大的希望,各地的分会组织应时迅速成立,代表着段姓的文化研究事业即将进入一个更加迅猛发展的新时期。这一时期值得提及的我以为有两件事,一件是段建甫的暑期自费访谱,另一件是段民安与段清平的祖源论战。段建甫,四川渠县新市乡中心小学高级教师,在建立“中华段姓谱系查证群”以后,为收集段氏谱牒付出了巨大的热情和精力,下决心要在五年内完成《全国段氏统谱》的编撰工作,除了自己繁忙的正常教学工作外,所有的时间全部用在联络各地宗人、收集整理家谱上,每晚都要工作到深更半夜,直到患上坐骨神经痛、腰椎间盘突出,仍不改初衷,奋勇不已,令人钦佩。此外,他还要付出经济上的损失,每年暑假期间到全国各地访谱,在五年中,先后到过陕西、河南、山西、山东、江苏、安徽、湖北、江西、湖南、云南、广西、贵州、重庆和四川等省(市)中的97个市县,收集到近400余部各系家谱资料,对于一个中学教员微薄的薪资来说,实在是一笔不小的负担,但他也没有任何怨言,只要能够做好家族的事,他在承受着巨大的牺牲。湖北英山八十五岁的退休干部段子中老先生有一首七律《勉四川渠县段建甫倡修全国段姓大成谱》,建甫当之无愧:“蜀天有幸出新贤,再写春秋溯共源。自是奇才兴大业,敢将辛苦化艰难。三百万双望霓眼,八千里路走云烟。常思一曲群儒战,响彻长城十万年。”段青平和段民安对于段姓历史的论战,是一次纯学术的争论,虽然有时在语言上有些尖刻,但并无影响到宗亲之间的感情,不像后来的以小说的写法编造虚假事迹,陷人于罪衍的行为。从这些争论之中,披露了许多段姓历史的新资料,使大家更增加了收集整理探讨段氏文化遗存的兴趣。我当时为女儿筹措学费,正在一个房地产公司做设计开发部经理,并兼为省法院技术鉴定处作房产案件的技术鉴定工作,每天忙得一塌糊涂,连周末也要到处跑着“踩盘”,实在没有精力参与,非常惋惜少学习到许多东西。

三、段氏文化研究的衰退与萧条。
从2015年5月中华段氏文化研究会成立的厦门会议起,到2017年8月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段氏委员会成立的山东滕州会议止,为段氏文化研究的衰退与萧条时期。这一时期段氏文化研究会的工作看似轰轰烈烈地开展着,一次次彰显“段氏一家亲”的各种盛会不断地召开着,人民币疯狂地燃烧着据有人说大约花掉上千万之多,而总会的上层机构内部却在演绎着矛盾初现、争权夺利、相互攻讦、土崩瓦解的过程,但就其段氏文化研究事业来看,几乎没有任何骄人的成果,完全地进入了一个衰退与萧条的时期,仅有的一个小小的刊物《中华段氏》,还处在风雨飘摇之中,先是尚未出兵,即忙换将,几乎使创刊号流产;继有命令改变性质,将研究段氏文化的阵地变成表现个人才华、宣传个人活动的通俗刊物;随之又撤换掉了全部工作班子;最后甚至于要收缴大家捐助的办刊经费;亏得建甫、中权宗亲的坚持和努力,才得以保留住了这一点微弱的“成果”。
虽然我们并不了解总会上层内部斗争的内幕,但我们看到的是这几年段氏各种集会的轰轰烈烈,看到的是段氏组织由兴盛到分裂再到败落的现实,看到的是段氏组织在大度挥霍的烧着用各种方式聚敛的钱财,看到的是段氏文化研究的萧条和少见成果!分析过往的历史,我们可以看出,这其实是一种不加节制的社会现象,是一种自然演化的必然结果,如果能够预先料到,这样的结果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只可惜,我们都不是先知先觉,不过当我们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一定会吸取这些教训,找出正确的前进道路。